五力世代想見你2021時效手帳村上春樹新書鳴鳥不飛藍光BD
暫不供貨

莎拉的最後一幅畫(二手書贈品)

商品資料

作者:多明尼克.史密斯

出版社:東美出版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8-09-13

ISBN/ISSN:9789869634670

語言:繁體中文

裝訂方式:平裝

頁數:320

書況:良好

備註:無畫線註記

書況影片(商品之附件或贈品,請以書況影片為準)

暫不供貨
文字字級

✹ 美國圖書館協會獎初選入圍作品
✹ 榮獲安德魯.卡內基傑出獎章
✹《紐約時報》書評編輯精選


1631年,畫家繁盛的荷蘭黃金年代,莎拉(Sara de Vos)是第一位入會荷蘭聖路加公會的女畫家。民風保守的時代,多數女性畫家只能創作靜物畫,不能從事風景畫,而後人對莎拉的紀錄鮮少,唯一僅存的風景畫〈森林邊緣〉描繪出女孩站在冬日薄暮之下,盯著遠方一處,透過這幅畫,莎拉的內心世界成了世人眼中的謎團。

世代相傳之下,〈森林邊緣〉在三百年後落在最後一位繼承人:住在紐約曼哈頓公園大道但婚姻觸礁的有錢律師馬第身上。一場為孤兒捐款的酒會結束後,馬第掛在起居室的〈森林邊緣〉竟被調換成偽畫。在調查偽畫中發現居住在布魯克林區的藝術史研究生艾麗,而艾麗似乎與偽畫事件有緊密的關聯,當馬第一步一步地接近艾麗,即將揭露偽畫真相的同時,沒想到竟讓馬第和艾麗的人生埋下了不可抹滅的悔憾。過去的謊言一路牽連到不可預測的未來,莎拉的〈森林邊緣〉如何勾勒這橫越三百年所引發的漣漪效應?馬第和艾麗又該怎麼面對這棘手的祕密?

各界好評¬

「這本小說生動且詳細紀錄了一幅十七世紀畫作所經歷的旅程,其中穿越了不同時代、國家,以及接觸過這幅畫的每段人生,每個部分都是懸疑故事,也都探索了美及失落。」
──《歐普拉雜誌》(O, The Oprah Magazine)

「簡單來說,《莎拉的最後一幅畫》是我目前為止讀過最棒的小說之一,在我閱讀生涯中遇到的書中,這可能是最接近完美的一本。」
──班.方登(Ben Fountain),《半場無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美國國家書獎決選入圍作品)

「透過活力充沛的情節,本書毫不費力地乘載了廣博學識,優雅且讓人一讀就停不下來……《莎拉的最後一幅畫》開篇是犯罪懸疑故事,但到了最後,讀者發現底下深埋著真正的主題:從頭到尾,這個故事談的都是人心帶來的懸疑。」
──凱瑟琳.哈里森(Kathryn Harrison),《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書評編輯精選

「近年來描寫藝術世界的小說包括唐娜.塔特(Donna Tartt)的《金翅雀》(The Goldfinch)和彼得.海勒(Peter Heller)的《畫家》(The Painter)等作品,而現在,多明尼克.史密斯的《莎拉的最後一幅畫》也加入他們的行列。本書是一個壯麗的故事,包括一名女性失傳的技藝、另一名女性犯下的悲劇性錯誤,以及一名將兩人連結起來的權貴男子……裡頭有一種動人、優雅的美。這本小說就像維梅爾的靜物畫,帶有一種足以彰顯其中張力及繁複結構的寧靜質地。」
──《達拉斯晨間新聞》(The’s Dallas News)

「透過清楚的散文體書寫,我們彷彿可以與作者心靈融合,將所有畫面直接吸收進來。本書的說故事技巧太棒了:挖苦、詼諧又無比生動,書寫人心情感時,又讓人幾乎可以直接觸摸到其中曲折。這本小說對性別及階級分層的細節描寫詳實,筆觸極其敏銳,會讓你熬夜也想看完──剛開始是因為想趕快看完,之後是因為你會想慢下步調,好好爬梳、享受其中的懸疑。」
──《波士頓全球報》(Boston Globe)

作者簡介:

多明尼克.史密斯(Dominic Smith)

成長於澳洲,現居美國德州奧斯汀市。作品散見於《大西洋德州月刊》(Atlantic, Texas Monthly)、《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的印刷區週刊(Printers Row Journal),以及其它報刊。獲得澳洲藝術理事會(Australia Council for the Arts)文學董事會的新作補助,德州大學多比.派沙諾獎學金(Dobie Paisano Fellowship),以及加拿大的米切納獎學金(Michener Fellowship)。目前在美國沃倫威爾遜學院(Warren Wilson College)的創作碩士(MFA)作家專班中教授寫作。

另有三部小說作品:《明亮遙遠之岸》(Bright and Distant Shores)、《美麗的雜色》(The Beautiful Miscellaneous)和《路易斯的水銀預言》(The Mercury Visions of Louis Daguerre)。短篇小說曾獲手推車獎(Pushcart Prize)提名。

譯者簡介:

葉佳怡

台北木柵人,曾為雜誌編輯,現為專職譯者。已出版小說集《溢出》、《染》、散文集《不安全的慾望》,譯作有《返校日》、《憤怒的白人:直擊英國極右派!》、《變身妮可:不一樣又如何?跨性別女孩與她家庭的成長之路》、《恐怖老年性愛》、《絕望者之歌》及《歡樂之家》等十數種。

章節試閱
上東區

一九五七年十一月

在蘇聯將一隻狗送上太空的那週,那幅畫被偷了。就在一場為孤兒募款的慈善晚會時,直接從夫妻的床頭給拔走了。之後幾年,馬第.德.古羅特都是這麼告訴別人的。他會這麼對法律事務所的合夥人編故事,會在晚宴上用調笑的語調豐富自己的喜劇人生,或是在網球俱樂部一邊跟人喝酒一邊這麼說:我們當時正拿著蝦子蘸雞尾酒醬汁吃,還是在戶外露臺上用著瑞秋最頂尖的瓷餐具用餐,畢竟天氣就十一月初而言實在挺溫暖,你懂我意思;此時有兩名竊賊—─姑且就說是兩名中年男子假扮成外燴業者吧—─把真畫扯下後換上一絲不苟...
顯示全部內容
作者序
十七世紀,荷蘭聖路加公會(Guild of St Luke)掌控職業藝術生涯的所有面向,包括誰可以為畫作落款及紀錄創作年份,其中成員包括林布蘭(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弗蘭斯.哈爾斯(Frans Hals)和楊.范.果衍(Jan van Goyen)等畫家。

歷史紀錄顯示十七世紀時有多達二十五位女性公會成員,但只有少數女性留下作品或正確的作畫者

姓名。其中朱迪思.萊斯特(Judith Leyster)的作品超過一世紀以來都被當作是弗蘭斯.哈爾斯的

作品。

在這些歷史紀錄中,莎拉.范.保伯根(Sarah van Baalberge...
顯示全部內容
內容簡介
章節試閱
作者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