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影新詩集(親簽)高普考二手書滿599送50做工的人文具選品79折起
放入購物車

馬政權的開場、中場與收場(上)開場(二手書贈品)

商品資料

作者:南方朔

出版社:風雲時代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4-01-21

ISBN/ISSN:9789865803803

語言:繁體中文

裝訂方式:平裝

頁數:416

書況:良好

備註:無畫線註記

書況影片(商品之附件或贈品,請以書況影片為準)

放入購物車
文字字級

◎上冊:從扁政權末期氛圍至馬政府上台
英國前代評論家亨利.泰勒爵士(Sir Henry Taylor)曾說過:「一個不敢打死蒼蠅的人,有時候會嚴重的傷害到整個國家。」
泰勒爵士的意思是:人們判斷政治人物不要只看表面的好人形象,而要從政治的大處著眼,才可避免整個國家受害。

近年來,我的學術興趣主要是在領導學,特別是在壞領導的形成、政府無能的原因、領導者責任感的消失,以及軟性暴君的出現等問題。這都是西方學術界注意的新課題,但因台灣學術界近年來已愈來愈不用功,因此對這方面的發展均無所悉。
正因為對西方學術界近年來的研究尚有所知,因此在馬英九二○○八年當選第一任起,我就已驚覺,他成為領導人絕對不是台灣的福氣,而是台灣噩運的開始。因此當他就任起,我對馬政權就批評甚力。


然而,「不幸而言中」,也是件悲哀的事。我們已發現政府和領導者的弊病,並做了預警性的批評,但這些批評就像狗吠火車一樣,完全沒有發揮作用。言論及批評的自由必須對一個「有反應」的政府才有意義。但現在的政府,特別是台灣的馬政府早已成了一個麻木無動於衷的政府,不論外人如何批評,它都活在封閉性的自我感覺良好的世界裡。
統治者的麻木無感,乃是一個國家最大的悲哀,而這種悲哀已在台灣出現!
◎部分精彩篇章:●阿扁欠每個人一句道歉! ●馬英九該多做些基本功課
●扁家弊案背後的另一種潛規則 ●「馬英九神話」已告解體
●放話是一種柔性的宮廷版權鬥 ●馬政府能夠走出鐵鳥籠和金鳥籠政治?
●權力的詛咒:「黨國週記」開場篇
※本書分為上中下三冊,將南方朔對時事的針砭之語廣泛收錄,上冊從扁政權末期氛圍至馬政府諸般親痛仇快的作法,中冊由馬政權警訊頻傳至現今社會亂象,下冊則將於二○一六年大選結束後當月出版,以記錄馬政權的結局,並印證南方朔的見解。


本書重點
一個只會作秀的總統,是無法治理好國家的!
最早看穿馬政權的學者,事實證明,他的批評是有道理的!
這是從政者不可或缺的一部書亦是老百姓破解政治圈疑雲的珍貴入門書
他勇於針砭時事,字字句句,發自肺腑
從扁政府到馬政府,從支持到失望
他不畏權勢,只望上位者能聽見他的沉痛呼喊
南方朔:身為知識份子,無需對時代負責,只需對自己的良心負責!
※《馬政權的開場、中場與收場》分為上中下三冊, 將南方朔對時事的針砭之語廣泛收錄,上冊從扁政權末期氛圍至馬政府諸般親痛仇快的作法,中冊由馬政權警訊頻傳至現今社會亂象,下冊則將於二○一六年大選結束後當月出版,以記錄馬政權的結局,並印證南方朔的見解。

作者簡介:

南方朔,本名王杏慶,一九四六年生,著名文化評論者。曾任中國時報專欄組主任、副總編輯、主筆等職,與王健壯等人共同創辦《新新聞》週刊,並擔任總主筆。著有《憤怒之愛》、《另一種英雄》、《語言之鑰》和《新野蠻時代》等著作。曾替多家報章雜誌撰寫專欄、時事評論及文化評論,成為「最用功的民間學者」是他對自己的期許,終日埋首於閱讀與寫作,並樂此不疲。

南方朔極具知識份子的風骨,昔年中美斷交時,愛國心強烈的他選擇放棄美國大學獎學金,拒絕出國留學。後經《聯合報》報導,獲當時的總統蔣經國召見,但他婉拒政府的職務安排。畢業後,成為新聞記者,後有感於記者生涯短暫,遂自我進修,廣讀群書,朝學者之路前進。他針砭時事,以一個知識份子所能發揮的最大力量關懷台灣。不畏權勢,不求名利,只求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章節試閱
社會觀感不佳,自我感覺良好

人在世上,即無法避免「被別人看」和「自己看自己」。前者是「社會觀感」,後者是「自我感覺」,這兩者建構出了社會的價值秩序。

古典時代有權有勢統治階層,很清楚的知道,他們「自我感覺」的標準如果落後於「社會觀感」的標準,那麼就等於他們毫無優越性可言。他們會被人民蔑視,甚至還會鼓舞出革命造反的衝動,也正因此,強化「自我感覺」這部分的標準,遂成了古代統治階層的必修功課。古代中國要求「君子自重」、要「無愧於心,無負於民」,西方自騎士時代起,即講究「自尊」、「自重」、「榮譽」,期...
顯示全部內容
作者序
南方朔 自序

近年來,我的學術興趣主要是在領導學(study of leadership),特別是在壞領導的形成、政府無能的原因、領導者責任感的消失,以及軟性暴君的出現等問題。這都是西方學術界注意的新課題,但因台灣學術界近年來已愈來愈不用功,因此對這方面的發展往往無所悉。

正是因為對西方學術界近年來的研究尚有所知,因此在馬英九二○○八年當選第一任起,我就已驚覺到他之成為領導人絕對不是台灣的福氣,而是台灣噩運的開始。故而當他就任起,我對馬政權就批評甚力。在我批評馬政權之初,馬還有聲望,他的累積性弊病尚未完全表面化,當...
顯示全部內容
內容簡介
章節試閱
作者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