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屁偵探番外病毒黑天鵝張曼娟少女老王一張圖搞懂口罩底家
放入購物車

麵包樹上的女人(二手書贈品)

商品資料

作者:張小嫻

出版社:本事

出版日期:2011-03-03

ISBN/ISSN:9789868657588

語言:繁體中文

裝訂方式:平裝

頁數:296

書況:良好

備註:無畫線註記

書況影片(商品之附件或贈品,請以書況影片為準)

放入購物車
文字字級

在我們懂得之前,張小嫻早已說出了愛情的殘酷與可愛。

那個時候,我沒有想過,我是一個既想要麵包,也想要愛情的女人。
我常常覺得兩個人沒有可能永遠在一起,結合是例外,分開才是必然的。
我們都是為終會分開而熱烈相愛。

因為下雨天電台播出的一首歌,程韻愛上了林方文,從此為他流了一輩子的眼淚。
愛你?還是愛自己?我們都是程韻與林方文。

三個女孩,三種愛情觀,一同經歷成長的歡笑、初戀的迷惘、愛與恨、哀與痛。
麵包樹三部曲,是我們愛情的最初與最終。
愛情小說到了張小嫻,已登峰造極。

【本書特色】
◆ 華文愛情天后 張小嫻長篇小說出道作「麵包樹」系列,感動百萬讀者!
◆ 永恆的都會愛情經典,經典就像初戀,承載第一次的心跳,也沉澱往後的悲傷。
◆ 雋永經典,新裝上市,以精緻書衣包覆,呵護永難忘懷的初戀。
◆ 特別收錄張小嫻新版序:「麵包樹三部小說也是我用文字譜成的一首長歌,歌唱著燦爛的青春,為世間的相聚而唱,也為那樣纏繞執拗的愛情而歌。」

麵包樹的確存在,是產於亞、美兩洲的喬木,其果肉厚實,像生麵糰,烤過之後的味道像烤麵包。
故事中的三個好朋友程韻、朱迪之、沈光蕙各自尋找屬於自己的麵包樹。

麵包可能是物質,可能是虛榮,也可能並不真實。
他們在十三歲認識,友誼從排球隊開始,一同經歷成長的歡笑、初戀的迷惘、愛與恨、哀與痛。
女人做得最好也最失敗的事便是愛男人。

朱迪之說,如果她死了,她的輓歌便是一個女人不斷遇上壞男人的故事。
沈光蕙說,嫁去屯門太不光彩了,至少也要嫁去跑馬地。
程韻說,能令對方傷心的,才是兩個人之間的強者。
女人擅於愛,也因此受傷至深,我們都曾經為愛情墮落──

作者簡介:



張小嫻

沒有人比她懂得愛情的好、愛情的壞。

沒有人像她,在你為愛苦惱時,給你一記左鉤拳,再給你一個大大的擁抱。

從今以後,在愛情中,你擁有一個永不離棄的守護者。


你一定聽過:「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這是張小嫻的暢銷作品《荷包裡的單人床》裡的金句。

你也一定讀過:「當你愛著一個人時,連折磨也是一種幸福」。這是引自用張小嫻〈Channel A〉系列中《那年的夢想》的名句。

爾後《那年的夢想》被改編成22集的都會時尚劇《如有月亮有眼睛》,成為她第一部搬上電視螢幕的作品。

大學畢業後,為《明報》撰寫專欄「嫻言嫻語」,94年因《明報》連載的《麵包樹上的女人》聲名大噪,成為繼瓊瑤、亦舒後,兩岸三地最受歡迎的愛情小說家。

近年除了持續創作外,98年創辦了香港第一本本土女性雜誌《AMY》,擔任總編輯,更設立了「Amy Blog」線上部落格,與讀者長期保持互動。

據統計,在香港700萬人口中,每60人手裡就有一本張小嫻的小說。在中國、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等華人世界更擁有無數讀者。

愛情,是她永遠的主題。在她筆下,愛,是人生永不落幕的演出。

各界推薦
特別收錄 / 編輯的話:編者的話

左鉤拳與擁抱—華文世界暢銷都會愛情經典【麵包樹三部曲】全新上市

每一個故事總會有一首主旋律,在故事的底層隱隱流動著。青峰唱著:「我們只能在愛時候悲傷,在愛時候如絲般迷惘」。

程韻愛上林方文時,並非林方文愛上了她。程韻是怎麼愛上林方文呢?可能是那頂鴨舌帽,可能是裹在涼鞋裡乾淨好看的腳趾,可能是他寫的一首首動人的情歌。誰知道呢?

愛上了誰,都是一個謎。

程韻第一次深深被一個人吸引,程韻第一次面對自己被別人深深吸引的手足無措和軟弱,如同卸了甲的士兵,但又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
顯示全部內容
章節試閱
闖進教室的男生,戴著一頂鴨舌帽,架著一副粗黑框眼鏡,我沒法看清楚他的眼睛,只看到他有一張過分蒼白的臉,比一張白紙稍微有點顏色。他叫林方文,開課後一個月才到,肯定是候補生。林方文選了前排的位置,就在我前面。他把喝了一半的可樂放在桌上,然後掏出一本書看得津津有味,那本不是什麼書,而是漫畫,是《龍虎門》。大學中文系一年級生,日常讀物竟是《龍虎門》!「如果要看《龍虎門》,為什麼不坐到後面呢?」我跟他說。他回頭,打量我一下。「前面比較涼快。」他說。「啊!原來是這樣。」我最討厭故弄玄虛的人。像他這種人,一定...
顯示全部內容
作者序
《麵包樹上的女人》是我第一部小說,十六年了,往事如昨,卻也是遙遙遠遠的昨日,許多感想,真的不知道從何說起。這個小說一九九四年在香港《明報》每天連載,一九九五年出版成書。六年後,我先後寫了《麵包樹出走了》和《流浪的麵包樹》兩個續篇。這些年來,常常有讀者問我,麵包樹的故事會不會繼續寫下去?我心中沒有答案。

  

所有的故事,是不是也會有一個終結?一本書最好的結局,往往是在讀者心中,而不是在創造它的人那裡。寫書的時候,我是這部小說的上帝,我創造它,盡我所能賦予它美麗的生命;故事寫完了,我便再也不是上帝...
顯示全部內容
內容簡介
各界推薦
章節試閱
作者序